欢迎光临盛廷专业征地拆迁律师网!

纸媒报道

平度事件暗示经济转型艰难(叶檀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2014-03-26 14:23  来源: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

      山东平度的四位守地农民疑似遭纵火,其中一位不幸身亡。

悲惨的事件再次提醒人们,土地作为中国最大宗、差价最大的资产,在中国经济中起着怎样的重要作用。中国几乎最悲惨、震撼的事件,都发生在土地市场。

如果土地不是政府与农民最大宗的溢价资产,如果地方财政不依赖土地,如果政府依靠税收生活,如果政府不亲自下场成为土地一级市场的垄断者,平度悲剧就不会发生。可惜,一切如果都不是现实,所以,平度悲剧发生了,大庆悲剧发生了,长沙悲剧发生了,土地下面纠缠着深厚的利益纠葛,太多的怨忿被埋在高楼之下。

地方财政对于土地的依赖,使地方政府与被征地者自然变成天敌关系,一方希望降低补偿价,一方希望提升补偿价,交易双方博弈过程中,讨价还价会自然发生,但在土地市场,这种关系很不幸地发生异化,因为没有严厉公平得到尊重的法律法规,因为博弈的一方掌握着公权力,相当于裁判员直接下场踢球,另一方只能用脚投票,甚至以命相搏。早在去年8月,中国政法大学学子、政法记者陈宝成维权被平度警方以非法拘禁罪名刑拘,起因就是反对“强拆”。

如此的利益结构诞生频繁的维权之争,而土地在地方财政中重要性上升,使这幕争斗没有了局。

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高达41250亿元,创出土地市场有史以来新高。从2008年到2013年,6年间全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已经高达15.6万亿元。长期以来,地方总收入中有70%左右被土地以及围绕土地的税收占据。

征地补偿是不公平的,其核心在于以青苗等低廉的实物价格替代了土地作为资产品的高额溢价。中央农村工作小组办公室主任、三农专家陈锡文先生2012年3月,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坦言,目前的征地补偿制度不合理,他举例来说,虽然现在已经提高了征地补偿标准,一亩地可以补偿到15万元,农民认为这个价格已经提高了很多,但政府转手出让可以获得150万元的土地收益。这种征地其实是对农民的伤害。

2012年年底,国务院向全国人大提交《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该草案的核心问题之一,就是要删除“按被征收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的总和不得超过土地被征收前3年平均年产值的30倍”这个上限。政府征地补给农民多少钱才算合适?陈锡文说,台湾地区、韩国把土地增值部分的40%左右收益分给农民,“我们到底什么水平合适,可以再讨论,再研究”,他说,一旦政府要征地,对农民就要有合理的补偿。按实物折算的补偿是不合理的低估。


专业征地拆迁律师团 在线咨询

盛廷专业征地拆迁律师团——主办全国各地征地拆迁纠纷案件

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号数码大厦A座512室

版权所有 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 Developed 北京拆迁律师网 备案号:京ICP备05083076号-3

律师咨询热线:010-86395993 邮箱:shengtingls@163.com